당사는 귀하가 당사 사이트를 어떻게 이용하는지 이해하고 귀하의 사용 편리성을 향상시키기 위해 쿠키를 사용합니다. 여기에는 개인화 콘텐츠 및 광고가 포함됩니다. 당사 사이트를 계속 이용하는 것은 당사의 쿠키사용 정책에 동의하는 것으로 간주됩니다. Cookies, Privacy Policy Term of use.
Video Player is loading.
Current Time 0:00
Duration 0:00
Loaded: 0%
Stream Type LIVE
Remaining Time 0:00
 
1x
2,360 views • June 11, 2022

【一線採訪】援滬大白志願者:一輩子都不要再回去|#新唐人新聞

新唐人新聞
新唐人新聞
在經歷了2個多月嚴厲封鎖後,上海人談「大白」色變。不過,日前一位「大白」志願者對本台講述了他的經歷,相似的境遇,同樣令人唏噓。今年3月末,2500萬上海居民開始經歷一場漫長的「封城」。 來自河南開封通許縣的楊瀟,看到中介在招大白,他就幹起了大白,一直到解封。 來自河南開封通許縣的打工者 楊瀟(化名):「我之前在浦東那我都(上)連班兩個月,沒有白天黑夜,7點到7點,一直在那,解封不用了,就把你攆走了」 雖然幾乎沒日沒夜的工作,但街道一天只管兩頓飯,工資也只有二三百一天,外賣加價賣得很貴,楊瀟說他的工資也根本吃不起。 來自河南開封通縣的打工者 楊瀟(化名):「 哎呀別說了,早上沒飯!二三百(一天),那時候天還冷呢還下著雨,哎呀那下雨的時候帳篷塌了,差點把我砸死在裡面,最後沒辦法了,就讓我躲到居民的過道裡面。」 吃不飽,睡在帳篷不安全,像這樣生活環境惡劣的志願者,在小區裡大概有一二百人。 來自河南開封通許縣的打工者 楊瀟(化名)「都是一個人看一棟,知道嗎? 一棟有幾十戶,幾百人呢,有陽的,你還得去穿衣服給人家送東西幹嘛的,你不讓他出來,有的人還罵你。」 5月22號,當局宣稱逐步解封,他被拉到康橋生態園湯巷綠地隔離點隔離。但這沒有人消毒,並且床挨著床,一百多人使用兩個廁所,條件極為惡劣。 歷經三個月的苦澀後,楊瀟以為解封後終於可以回家了。 (受訪者提供視頻):「哇噻,這裡又成災了。」 但當時虹橋火車站附近的草坪,及橋下到處都躺滿了等待回家的人。他虹橋車站等了六天才買到票。 來自河南開封通許縣的打工者 楊瀟:「下雨被子都濕了,睡不著覺,都想到趕緊快點回家,一輩子我也不會再去了」 楊瀟回家的路費加隔離費花了五六千,在上海掙的錢都花完了。但像楊瀟這樣的例子,還只是冰山一角。 中共堅持清零,除了造成經濟嚴重衰退,更是苦了中國的老百姓。 近期中國企業家周航,公開批評「清零」,他說「如果我們還是選擇適應和忍耐的話,最終所有人的命運都是一樣的,逃無可逃。 」 新唐人電視台記者 瑞麗 特約記者顧曉華 採訪報導
Show All
Comment 0